最瘋狂電商時代:流行“閃婚”
      超過100億美元!這是全球投資界對中國電子商務公司的最新估值,近期京東商城融資15億美元的消息震撼了所有關注電子商務行業的人們,其估值甚至已經是國美電器的兩倍。

  如今的電子商務公司已經今非昔比,五六年前,部分投資界人士仍認為投資電子商務“不靠譜”,但是現在沒人敢忽視電子商務的力量,當當網上市、京 東商城巨無霸般的融資規模,以及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的巨大消費者需求,都讓人們對中國電子商務行業發展的態勢之妙毋庸置疑。它像一個不斷膨脹的巨型漩渦,正 在吸附更多的參與者進入它的軌道,無論是創業者還是投資人。公開數據顯示,電子商務已成為一年來融資案例最多的行業。

  大家賭的是一個什么樣的未來?已辭職創業的京東商城前總裁助理劉爽預測,三五年后,凡客誠品的銷售規模有望達到幾百億的規模,京東商城可能會超過千億,同時淘寶網的銷售量級將會過萬億。換句話說,在這些大型電子商務公司成為真正的巨無霸之前的這三五年時間,可能將是新生代電子商務公司最好,也是最后的創業機會。

  在早前的一個電子商務會議中,京東商城創始人劉強東在大會上發言說:“我知道臺下坐了很多VC,但是如果你們沒有投過電子商務公司,就不會成為偉大的VC。”這番話至今仍被很多電子商務人士津津樂道,因為它已經變成了現實。

  而對于那些從大公司辭職創業的人們來說,投資人的熱切和最后的時間窗口都是他們最好的機會。“我現在能期待的就是,明年如果你們還想找我的時 候,這個公司還在,這是最最重要的事。”服裝B2C初刻的創始人許曉輝告訴我們。這是一個創業者最坦誠的表白,這些創業者還沒有能力像那些大公司一樣,看 是一年目標三年規劃,他們看的是下一個季度的發展曲線。不過最重要的是,他們相信中國電子商務的未來。

  最后兩年黃金機會 電子商務流行“閃婚”

  與第一代電商平地起家相比,近期頻頻爆出的新晉電商創業者的頭上都籠罩著或大或小的光環。先是去年年底,當當網原市場營銷副 總裁陳騰華,和凡客誠品副總裁許曉輝先后辭職創業,同時,曾在最早一批電子商務網站酷必得和金山軟件任高管的林偉,也開始了在網站賣襪子的生意。今年年 初,京東前總裁助理劉爽也宣布將創辦一家服裝B2C公司,初期選擇中高檔襯衫作為切入口。與他們前后腳成立的還有原淘寶網CEO孫彤宇創辦的一家奢侈品網 站。

  這些創業者中,大多數人都是放棄了手中的期權選擇創業的。對于這種選擇,許曉輝的邏輯代表了大多數創業者的決策思路:“很多人都認為凡客肯定會 上市,我繼續留在那里毫無疑問也會有不錯的回報。但是如果凡客明后年能夠上市,再加上上市后需要一定時間才能套現,這樣算下來前后要花六七年甚至更長的時 間。那時我就40歲了,也錯過了電子商務創業的最好時機。”不過好在他們手中的期權通常會被公司創始人溢價回購,也算有了相當的收獲。

  事實上,創業者的沖動和投資界的躁動是相互推動的。創業者急著開拓市場,投資者也急著踏上這最后一班車。在創業前,劉爽每周都會接到很多投資人 共同探討電子商務的約請,同時許曉輝也在傳統企業和互聯網界人士的邀約中,有了創業的沖動。如今京東商城、凡客誠品等第一梯隊的電子商務公司已經價格飛 漲,投資這批具有良好電商背景的創業者,顯然成為投資公司性價比最高的標的。

  徐小平投資賣襪子的維棉網就是這批“閃婚”的典型。前新東方創 始人,現任天使投資人的徐小平是在微博上發現維棉的,他給林偉發了站內信,要了林偉的電話。三分鐘后徐小平就打電話給林偉了解情況。在首次體驗維棉襪的十 分鐘后,徐小平就在電話里操著一口江蘇口音對林偉說:“襪子真是好,以前總穿純黑的,現在發現襪子上有點小花更酷。”他覺得林偉賣的襪子就像“水果糖”一 樣討人喜歡。見面的時候,徐小平已經對維棉有了判斷,聊了20分鐘,就決定投資了。徐小平告訴我們,在國外的經歷讓他對消費升級產品很有感覺,他覺得一雙 好襪子的效果不亞于足療,這讓他對維棉的事業很感興趣。

  這樣的閃婚在現在的電商圈里比比皆是。IDG合伙人張震是 在網上看到陳騰華從當當網辭職創業的消息的,之前他們并不相識。那時陳騰華和創業團隊還蝸居在東四環外的一個非正式寫字樓里,陳騰華和張震就在樓下的一個 面館喝了一杯咖啡,張震對他們創辦的家紡B2C優雅100頗感興趣。按照流程,陳騰華要與IDG其他合伙人正式約見一次,但是合伙人的會議排得滿滿的,只 能一起共進午餐。午餐過后,張震就帶著電腦到陳騰華辦公室簽約投資,但當時他們的辦公室還沒有一臺像樣的打印機,根本無法打印協議書。

  陳騰華告訴我們,在電商領域,投資時很難按照正常投資的PE值(利潤收益率)來估算,因為剛創立的電商公司還沒有銷售,更別說利潤了。投資優雅100的IDG和DCM兩家投資方都沒有看公司的出資額和數字,陳騰華甚至沒有做過商業計劃書的PPT。不過兩家公司的投資金額僅約幾百萬美元,金額不多也是造成電商早期融資速度快、流程簡化的原因之一。

  許曉輝背后有一個神秘的天使投資人,同樣在做B2C領域的公司。他們只見過兩次面就決定合作,這位投資人總對許說的一句話是:“夫妻幾十年也有 離婚的,我也沒必要跟你認識太長時間,憑直覺我可以投你。”當然這位投資人肯定做了一番調查,現在的電商行業打聽一個人非常容易,打兩個電話就能了解這個 人在行業中的地位。投資人沒看過許曉輝的商業計劃書,也沒有財務預算,投資的是許曉輝這個人:“如果我投資失敗,就是扔幾輛奔馳,日子照過,對于你來講就 不一樣了。”

這是最瘋狂的時代 沒有人希望自己踏空

  不光是初創企業,那些在奔跑途中專注于細分市場的電商們也感受到了資本市場的急迫。3月份,好樂買完成了他們的第三輪融資,高達6000萬美元 的融資僅在一個月內就完成了。這種速度實屬罕見,越融資投資人越多,法律結構也越發復雜,這讓好樂買創始人李樹斌切身感到了市場對電商行業的熱忱。

  李樹斌認為,幾年前投資人對電子商務行業并沒有那么熱衷,這個行業的整體發展也相當于“盲人摸象”,投資人心里就更沒譜。為什么現在很多投資人 都愿意投資電商,因為他們的夫人、先生、孩子都開始在網上買東西,他們更真切地感受到這個行業帶給人們的變化,當自己的生活都受到影響的時候,他們發現必 須參與這個行業的收獲了。

  “很多人都說電子商務公司在燒錢,實際上這些錢花在哪里是看得見摸得著的,起碼能夠獲得用戶,獲得銷售額,物流、貨物都是實實在在的。”李樹斌說,投資人開始認為投資電商風險正在逐漸降低,大家對電子商務的未來越來越有共識。

  “我覺得所謂兩三年的時間窗口,其實不完全是電子商務創業的窗口,更是融資的窗口。以后的電子商務發展會越來越快,但是這種輕易的融資時間可遇而不可求。”陳騰華覺得自己很幸運,網站剛剛上線,光有個架子還沒什么流量的時候,風險投資就直接進來,而且還獲得很不錯的估值,他認為像這樣的情況,過幾年就未必會一直持續下去。事實上融資和公司發展相輔相成,當企業不再容易獲得融資,也就失去了和獲得充分融資的企業比肩競爭的機會。這也正是這幾年是黃金創業期的意義所在。

  的確,獲得高估值已經是整個中國優質電商的普遍現象。行業的領先地位讓好樂買在融資時已經有了更多的選擇權,他們希望選擇那些有共同價值觀的投資機構,能夠長線投資,另外一個標準就是接受他們的價格。李的邏輯是,好公司都是貴的,但只有跟對好公司才能在未來更有保障。

  許曉輝也正趁這個好時機加快融資步伐,進而推動公司運作,最近他不斷地與各個投資機構洽談第一輪的融資。現在雖然還沒到夏天,但是按照一個服裝 公司的運作流程需要馬上備貨秋冬裝了。“凡客的秋冬裝已經下單了。”許曉輝提起老東家的快手筆顯得壓力很大,他們必須盡快融資,才能夠大量備貨,畢竟初期 天使投資人上千萬元人民幣的投資金額已經很難支撐初刻希望有的快速發展。“未來有多少錢,才能下多大的單。”

  同時,陳騰華也認為,電子商務這個行業本身,并沒有出現過熱或者是泡沫,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是被行業本身催動的,但是現在的電子商務熱潮是被用戶催熱的,有非常扎實的用戶基礎。

  這輪投資熱中,各個商圈大佬們也在“踴躍”地表達他們對電子商務大未來的信心,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個人投資名鞋庫,盛大集團董事長陳天橋投資化妝品網站漂網。據傳鞋業公司百麗正準備投資20個億與百度合作開放平臺。

  有人賭的是電子商務的未來,有人看中的是電子商務公司發展中的生意。分眾傳媒的工作人員一直想讓維棉做廣告,一天維棉網林偉忽然接到了分眾董事 局主席江南春的電話,說覺得維棉網挺好的,想見面跟他聊聊。這讓林偉受寵若驚,他說:“維棉網這么小的公司,江總沒必要親自出馬了,不就是買點廣告嗎?” 但是江南春執意一見。

  林偉原本以為江南春想投資維棉,結果一見面,江南春就操著一口上海腔,不停地告訴林偉,分眾的廣告資源是如何掌控人們從一天的起點到終點的空閑 時間,分眾未來的主要客戶群就是像維棉這樣有望成為銷售3000萬~8000萬元的公司。江南春的伶牙俐齒幾乎把林偉說得動了心,林偉擔心的是分眾的廣告 太猛,導致維棉的供應鏈出問題。

創業要先“依葫蘆畫瓢” 履歷是他們最好的背書

  “現在投資人投資新創立的電商公司能賭什么?能賭的就是團隊,賭這個人是不是有背景。”同樣獲得投資的劉爽說。中國電子商務的發展年頭有限,人才在這場行業爆炸中奇缺,這些有過硬履歷和相當能力的人很容易受到眾多資本的追捧。

  而建立自己的公司對于這些首次創業的電商人士來說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戰。他們的履歷為他們提供的不僅是融資背書,更是不斷推進的智力源泉。

  先后在金山、凡客工作的許曉輝,在創立自己公司的時候把那些以往看到聽到的東西變成親身的體會。對于他來說,在凡客的工作經歷對現在的幫助顯得 更為直接。當初他做局部工作的時候,曾經對凡客誠品創始人陳年的一些決策感到不理解,為什么要用快的節奏,去做那樣一個事情?還有在崗位的設計上,為什么 頻繁地調整崗位結構?輪到自己做的時候他終于明白其中的要義。

  現在初刻的男裝、女裝、鞋三大類全上線了,這種拓展速度遠遠大于以往的服裝B2C公司,這也對許曉輝的整體把控提出了更大的挑戰。他發現在這種 發展態勢下再讓一個人來全盤統籌,一方面會出現管理精力跟不上,另一方面也會出現專業知識的偏差,必須把權力分散給幾個人。“等你自己操盤全局的時候,你 發現你也必須得去做那樣的一些調整和安排,有些痛苦和傷害是必須雙方都要去經歷的。如果不經歷,那就是對集體不負責。”許曉輝體會到一個決策者的痛苦,他 必須快速解決問題,甚至背負一些指責。

  這種調整在凡客一直有很多,原來許看到這樣的崗位調整時,很難理解,現在他開始面臨陳年當年需要面對的問題。但正因為在凡客看到過這些智慧的決策,至少讓他現在知道正確的路在哪里。

  而對于陳騰華來說,在當當的經歷對他影響最深的是對資本市場的態度:永遠要做最壞的打算,特別是在不擅長的、不能控制的領域。資本市場是企業無 法控制的,能控制的是自己的經營。陳騰華認為自己能夠看清中國電子商務發展的態勢,但他很難知道華爾街什么時候又會有一次危機。雖然完成融資沒多久,他準 備在今年年底進行第二輪融資,為的就是趁著目前電子商務高估值的當口“廣積糧”,打持久戰。

  醞釀初刻的時間里,許曉輝也迎接到他兒子的出生,這成為他人生中極為充實的一年。對于這一次創業,他和很多同樣的創業者一樣是“隨波逐流,應勢 而動”。“其實,每個人或者大多數的男生心里都有一個創業夢想。有的人做了一件很沖動的事也許成功了,也許失敗了,有的人限于家庭、性格、資源等諸多原因 壓抑住了。”許曉輝已經體會到年齡帶來的壓力,以前連續熬幾天夜沒有任何問題,現在熬一天,整個人會特別混沌。

  而已經年屆40的陳騰華同樣感受到這一時機的不可逝去,成為最好的自己的理想和電子商務的大未來重合是這批創業者應勢而動的根本因素,畢竟互聯網的大機會并不太多了。

  “我特別喜歡單向街的那個院子,夏天的時候樹特別茂盛,在那坐一下午,真的是挺奢侈的一件事。那是我理想的一種生活,如果沒有現在的努力,可能 很難經常體會到那種生活。”許曉輝說自己盡管是理想主義者,但是踐行商業仍然是最最重要的事,他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人們明年還能看到這個品牌。這也是對所 有電商創業者的祝福。

標簽: 電子商務 閃婚
上一篇: 三大方法:讓組織人才輩出
下一篇: 一年時間,如何將一家小公司做到細分行業第一

發表評論:

*

*

? 山西快乐十分